登录  | 立即注册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开启左侧

15天100亿播放,刀郎「再次爆火」与「曾经消失」背后真相!

[复制链接]
脑洞乌托邦 发表于 2023-9-15 10: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ef83d86c188ac32ac59ba71f340407ab.jpg

2023年7月19日,内地歌手刀郎推出了新专辑《山歌廖哉》,其中的一首新歌《罗刹海市》迅速席卷大江南北,引发热议。
截止到我写这篇文案时,有人说《罗刹海市》的全球播放量已经突破了100亿,有人说《罗刹海市》打破了2017年西班牙神曲《Despacito》55亿次播放的吉尼斯纪录。
我没有找到这些数据的来源,但8月1日,吉尼斯纪录官方微博回应称「没收到申请,也没破吉尼斯纪录。
3219a43281e7a621ef13104dc2c57c57.png
另外《Despacito》这首歌在youtube上的播放记录是67亿次,而这项记录已经于2021年被《Baby Shark》这首儿歌的83亿次播放打破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一点是《罗刹海市》造成的轰动,绝对是现象级的。截止到8月9日,抖音上仅《罗刹海市》词条的播放量就超过了84.9亿次。
网友们甚至将刀郎比作乐坛鲁迅,将《罗刹海市》称为「当代红楼梦」。刀郎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沉寂多年后,他何以一鸣惊人?《罗刹海市》又为何会引发舆论海啸呢?今天我们来聊聊这背后的故事。
点击此处观看完整视频(温馨提示:中国大陆用户需要梯子才能访问)
83db8f1e83647018202a04d34b1c5120.png
罗刹海市
「罗刹海市」原本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的一篇短篇小说。大罗刹国和海市龙宫分别是小说中的两个地名。
小说的主人公叫马骥,是一位貌比潘安、风流倜傥的美少年。有一次,马骥出海做生意,被飓风刮到了大罗刹国。
这个国度以丑为美、颠倒黑白,越是丑陋的人就越是富贵,越是狰狞的人就越被夸赞。马骥因为长相俊美,就被罗刹国的人当成了吃人的妖怪。
757e711775d8483c73974ce654303878.png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马骥拜见了一位罗刹国的大臣,大臣很欣赏马骥的音乐才华,想把马骥介绍给国王,但奈何马骥长得实在是太惊人了,大臣怕吓到国王,于是犹豫不决。
马骥灵机一动,在脸上涂起了煤灰,把自己弄得和罗刹国人一样丑,果然很快得到了罗刹国权贵的赏识,加官进爵。
但不久后,罗刹国人又发现马骥的「丑」是装出来的,便集体排挤他。马骥忍受不了这颠倒是非的环境,也不屑与这些人为伍,便辞官又去了海市龙宫。
dcd10997be3812549b23e6d8f6b9aa6e.png
「海市龙宫」取的是「海市蜃楼」之意,暗指那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理想化世界。在海市,马骥得到了龙王的赏识,龙王还把女儿嫁给了他。
按理说,马骥本可在海市逍遥一生,但他最终却因为思念家乡,辞别了龙女,回到了现实。
蒲松龄通过对马骥在大罗刹国和海市龙宫生活的描述,表达了他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对理想世界的追求。
刀郎《罗刹海市》这首歌的歌词,就改编自蒲松龄的这篇同名短篇小说。网上有很多对《罗刹海市》歌词的逐字解读,这里就不赘述了,我们只拎几句精华出来分析一下。
6f55c7fda57ef43351e29488e3615b05.png
第一句「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蒲松龄《罗刹海市》的原文中说,大罗刹国「西去二万六千里有中国」。
而刀郎故意用了反向的「向东两万六千里」,巧妙地避开了「中国」二字。
「过七冲越焦海三寸的黄泥地」,意思是说,历尽千辛万苦来到的这个地方竟然是个「三寸黄泥地」。所谓「黄泥地」就是充满粪便的污秽之所。
「只为那有一条一丘河」,一丘河就是一丘之貉。往小了说,刀郎这是在暗讽娱乐圈的乌烟瘴气,往大了说,可以认为他指得是整个社会。
47de4f93a2bb8071c991b8fa4e1ba28e.png
「河水流过苟苟营」,苟苟营就是「狗苟蝇营」,指的是那些不顾廉耻,只为敛财牟利的脏东西。
「苟苟营当家的叉杆儿唤作马户」,叉杆儿其实是旧社会妓院老板的代称。「叉杆儿唤作马户」,马户合起来就是一个「驴」字。
很多网友都说,这里刀郎是在暗骂杨坤,因为杨坤曾多次被调侃脸太长。
但下一句刀郎又说了「十里花场有浑名,她两耳傍肩三孔鼻」,这里的「她」是女字旁她,又有网友说,刀郎暗讽的其实是那英,因为那英一贯敢说敢做、口无遮拦。
「三孔鼻」疑似是说那英的嘴巴就是用来出气用的。
6687cfcc4f18dcdf56e0703e417d8c6e.png
下一句就更有意思了「未曾开言先转腚」,这让很多人想到了红极一时的音乐类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
有时候选手刚一开嗓,还没怎么唱,导师就转身了,不少人怀疑《好声音》存在黑幕。而那英、汪峰、杨坤又都曾经是《好声音》的导师。
还有一句「勾栏从来扮高雅 自古公公好威名」,让网友们想到了留着长发,无论走到哪都摇扇子,装扮地像个文人墨客的高晓松。
9068acab65a03c8fec050b7d532290c6.png
有人说,刀郎的这首《罗刹海市》一个脏字都没有,却把十几年前打压过他的那英、汪峰、杨坤、高晓松骂了个遍。
刀郎和这四个人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过节?又是否真的如网友们所说,刀郎当年突然销声匿迹是被这四人联手封杀了呢?故事还要从刀郎的成名之路开始说起。
一夜爆红
刀郎原名「罗林」,1971年,出生于四川省资中县罗泉镇,他的名字其实是父母姓氏的结合。罗林的父母都是县文工团的职工,从小他就在艺术氛围的熏陶下长大。
f34a33e27ce1ffd9b7dbf503e1b2b914.png
12岁那年,文工团的电子琴坏了,罗父带着儿子一起去修理。修好后,小罗林,即兴玩了起来,没学过任何乐理知识的他,竟然弹出了简单和弦。
父亲注意到了儿子的音乐天赋,于是省吃俭用,给罗林买了一台300多元的电子琴,此后,罗林就整日沉浸在黑白琴键的世界中。
罗林还曾经有一个年长他5岁的哥哥,而哥哥的意外离世也成了他毕生无法走出的伤痛。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繁忙,罗林常常被交给哥哥照顾。
f8dc764c4059f5885506052cf66625a8.png
调皮的小罗林没少挨哥哥的揍,但同时哥哥又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罗林。有一次,罗林惹上了社会上的痞子,在学校门口被打得满地打滚。
罗林回到家里,向哥哥告状,哥哥提起钢管就把那群人教训了一顿。
1986年,哥哥20岁时,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告诉罗林,自己谈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罗林因为听说那个女孩曾经谈过其他男友,便故意挑衅地对哥哥说「你戴了个绿帽子!」兄弟俩就这样扭打在了一起。
d8a9ea90e32950c43081d6e8a5e6ca47.png
这一幕正好被刚回家的母亲看到了,母亲以为大儿子欺负小儿子,就狠狠地训斥了哥哥。一气之下,哥哥夺门而出。
没想到,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离家一个星期之后,哥哥不幸遭遇车祸,当场去世。
罗家瞬间天崩地裂,妈妈成日将自己关在屋里,大门却敞开着,她交代罗林不要锁门,因为哥哥出门时没带钥匙。
罗林更是悔不当初,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哥哥。次年,16岁的罗林从高中辍学,问父母要了10块钱,走上了追寻音乐梦想的道路。
97e69722960b48cf81affe4a645252ef.png
多年后,罗林因为怀念哥哥,创作了歌曲《流浪生死的孩子》。
离家后,罗林来到了四川省内江市,白天在一家歌舞厅当服务员,晚上跟那里的键盘手学习键盘乐器。很快,罗林在音乐方面就能独当一面了。
他和几个朋友组建了一个乐队,取名「手术刀」,希望自己所创作的音乐能像手术刀一样解剖社会。
1990年,19岁的罗林在酒吧演出时,认识了漂亮的舞蹈演员杨娜。杨娜比罗林大5岁,之前还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但罗林毫不介意。
062d1052dde4b9fd8c0a2b7cae2ef961.png
他对杨娜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并不顾父母的反对,与杨娜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1991年,罗林和杨娜的女儿出生了,然而仅40天后,杨娜就留下了一张纸条,离开了罗林。纸条上写着「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原来年轻气盛的罗林不想把音乐当成赚钱的工具,所以他和杨娜的生活一直过得很清,妻子离开后,罗林伤心欲绝,甚至还写下了歌曲《孩子他妈》。
里面有一句歌词是「我说孩子她妈 你听我说句话吧 那一次你走了我真的好害怕 我流着泪啊你知道吗 其实你回来就好啦」。不过,罗林的哀求并没能换回杨娜的回心转意。
8101d55251f5531983a5aed3144585ec.png
1993年,22岁的罗林带着女儿辗转来到海南。在那里,他邂逅了第二任妻子朱梅,从此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朱梅来自新疆,也是个歌手,与罗林惺惺相惜。初见时,朱梅只是觉得好奇,这个男人这么年轻,怎么就有孩子了。
一开始,两人只是讨论音乐,后来日久生情。大约2年后,罗林与朱梅携手,再次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不久,他们就又生了一个女儿,小家庭逐渐幸福圆满。
1798881fa3ea63381c76a91650e14db8.png
1995年,罗林跟随妻子前往新疆采风。
见识了当地热情如火的麦西热甫、幽默风趣的纳孜尔库姆,听到了悠扬婉转的「拉克」与激情高亢的「刀郎人」歌声,这才找到自己内心最想要的声音。
刀郎人其实是西域的一个少数民族部落,正统的发音应该是「多郎」。罗林在新疆扎下根来,成立了「西北音乐工作室」,也给自己起了一个艺名「刀郎」。
1999年,罗林与新疆德威龙文化传播公司合作,制作了MTV《原创第一击》。不过,画面质感差强人意。
4731bcb1d2dc68e9cbf254978c7edfc6.png
2000年,德威龙又发行了专辑《大漠情歌》,里面收录了黄灿、罗林等歌手的新疆民歌翻唱。
2003年,《西域情歌》横空出世,罗林第一次使用了「刀郎」这个艺名。《西域情歌》这张专辑虽然依然是多位歌手的民歌翻唱合辑,但在新疆居然卖出了30万张的销量。
刀郎唱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传遍了新疆的大街小巷。那一年,刀郎在新疆红了。
26a1c17886e6dc34a12e84d0ddc411ec.png
2004年,德威龙趁热打铁,为刀郎推出了首张个人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 。接下来发生的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刀郎凭借低沉沙哑、饱经沧桑的歌喉,和画面感极强的歌词,迅速火了起来。
《2002年的第一场雪》《情人》《冲动的惩罚》成为了当年势不可挡的流行曲,热度一度超过了林俊杰的《江南》、周杰伦的《七里香》。
刀郎的这张专辑在全国范围内遭到了疯抢,在没有做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就卖出了270万张。有人估算,如果加上盗版,销量起码在1000万张以上。
50ae5eacd901a7e3871c022f72e04f51.png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那一年,天王周杰伦的新专辑《七里香》,发行首月的销量是260万张,而在《七里香》之前,周杰伦早已家喻户晓。
可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被疯狂传唱的时候,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当时,在全国各个城市,你穿过任何一条闹市街区的马路,至少能听到三四家店在用磁带公放《2002年的第一场雪》。
有人将那时的刀郎戏称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还有人说「2002年的第一场雪是2004年最稀里糊涂的一场雪」。
0890f93ba5edf0687cbf38917e9aac4f.png
就连刀郎本人都在《鲁豫有约》的采访中都说,他其实挺能理解为什么会有很多人不喜欢他的歌的。当年,刀郎工作室的对面是新疆展览中心。
每天一大早,对面就会有办公室,用大喇叭循环播放他的专辑。连听一两个月后,刀郎自己都听烦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最高级别的凡尔赛了。
2004年7月,张艺谋邀请刀郎为《十面埋伏》的首映礼献唱,同台的还有刘德华、韩红、金城武等人。此后,刀郎的真容才开始为大众所知。
2593599adaab80e487a9c74321d8919f.png
在那个神仙打架的年代,野路子出身的刀郎,创造了无法复制的辉煌。不过,伴随名气而来的还有褒贬不一的争议。
褒贬不一
2004年9月,《搜狐娱乐》的一位记者问刘欢是如何看待刀郎的走红的?
刘欢说「刀郎是以一种很独特的方式出现的,而且以前还没有人这样做过,我只了解这么多。我想如果他的歌有人喜欢,那么他就有他存在的价值,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过多的去评价他。」
这可能是当年内地主流音乐圈对刀郎对温和的评价了。
67a62e0eacb1fd025ece43bdf1b02b58.png
根据《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10月的报道,刀郎在《十面埋伏》的首映礼上首次亮相后,汪峰评论说「刀郎的成功全是拜媒体所赐,如果没有恶炒,他根本不会有如今的虚假繁荣。
无论专业、创作实力,还是作品本身,他的歌都很普通,与罗大佑、崔健那些经典之作有着天壤之别。大家这样去捧他,实在让人感到悲哀。」
杨坤更是直接,当被记者问道怎么看刀郎时,他反问记者「他有音乐吗?你认为他那是音乐吗?」
9067709ecb96b96ba27cd1c9d740b231.png
乐评人郝舫甚至将刀郎的歌概括为「从生理上讨厌」。郝舫说,「你给我十万块我也不写这种歌。
如果我在饭馆里听到《2002年的第一场雪》,我会要求老板关小一点,怪腔怪调的。」
高晓松当时的态度算是比较中立的了。他认为刀郎在商业上的成功使得唱片界的大多数从业者处于无比难堪的位置,因为刀郎并非科班出身,可唱片卖得却比任何一个学院派都好。
高晓松把这种现象总结为「士大夫阶层」的失败,他说,刀郎代表的是劳动人民的血肉筋脉,而把持中国唱片业核心的却是知识分子。
9aa6780de1d4ca961b9d5a51c4655623.png
知识分子排挤那些非大学出身的人,我们企图以精良的制作引导大众,但刀郎的成功恰恰证明了这种引领的失败。
他绕过了老中医,直接看了病。从社会意义上讲,刀郎不经过所谓僵化的体制,直接以「街头行吟」的方式获得了成功,这也是好事情。
虽然高晓松肯定了刀郎的社会价值,但对刀郎的音乐却不认同。在一档音乐选秀节目上作评委时,高晓松表示,如果选手唱的是刀郎的歌,他是很难让选手过关的。
cb160defd0f4574bd763763c4a9b853d.png
他会问选手「你为什么要唱歌?如果是抚慰心灵,那么唱这样的歌,心灵也就这样了。」高晓松说,他不认为唱刀郎歌的选手,会是个好歌手。
最近,刀郎再次爆火后,很多媒体将他曾经的销声匿迹归结为「彼时北京音乐圈的联合封杀」。
刀粉们甚至把当年领头「围剿」刀郎的那英、汪峰、杨坤、高晓松称为「四大恶人」。
刀郎当时不受学院派音乐圈待见是不争的事实,但我在收集资料时惊讶地发现,很多所谓「四大恶人」诋毁刀郎话和视频都是以讹传讹、断章取义。
370530a82011bbec293e34397cfa3f8d.png
比如那英的那句「听刀郎歌的都是农民」,还有刀郎在采访中说的那句「我又斗不过他们」,连在一起,一个草根歌手被乐坛大咖打压到不得不得退隐江湖的故事就出来了。
可事实上,刀郎的那句「我又斗不过他们」并不是对那英说的。当年刀郎火了之后,很多演唱会的主办方会以他的噱头来卖票,票卖光之后再来邀请他。
如果邀请失败,就称「刀郎无故缺席」欺骗观众,把责任推到没有后台和背景的刀郎身上。还有一些演唱会,明明是「拼盘演出」,主办方却打出了「刀郎演唱会」的旗号。
189cc25bd7eb343a3f90d9f642b628a0.png
演出结束后,媒体以整版整版地报道说,刀郎演唱会缩水,耍大牌。那句「我又斗不过他们」中的「他们」实际上指的是演唱会的主办方。
至于那英的那句「听刀郎歌的都是农民」,究其源头,是在2010年音乐风云榜十年盛典上,刀郎被提名了「(内地)十年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但作为评委会主席的那英,却以刀郎的歌不具备审美性为由,宁可让「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的名额空缺一个,也没让刀郎入选。
7ecebc29d6f516f01e85acae3428a6b3.png
随后,就有媒体称「那英表示去KTV里点刀郎歌的都是农民」。但根据2010年3月21日《钱江晚报》的报道,当时组委会已极力辟谣,说那英没那个意思。
当时,媒体公布出来的视频显示,那英确实说过「如果奥运会开幕式,让我们等着看刘欢还是刀郎,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刘欢」这样的话。
但并没有说如今网络盛传的什么「听刀郎歌的都是农民」、「如果刀郎上春晚,我就砸电视」这类言论。
如今刀郎再次爆火后,还有网友调侃那英说,不看销量难道看库存吗?
bee5ac2b0c998d1e10270e8c86886c62.png
当年还有媒体问刀郎,是如何看待那英的「农民论」的,刀郎反问记者说「你亲耳听到那英说这话了吗?」记者说没有,刀郎接着表示「所以,这就是空穴来风嘛」。
由此也可以看出,刀郎的不争和大度。
另外,最近这样一段视频还被疯狂传播,看了视频的网友们都说,杨坤曾经骂刀郎的歌没有品质的,让中国流行音乐倒退了15年。
杨坤曾经确实不怎么看得起刀郎,但他的这段话,却不是针对刀郎说的。
48e66f51e4312f9fe52147ebbd982e37.png
2007年10月,中国音乐家协会突然发起了「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的会议,与会人员表示,要在十七大召开之际,净化网络环境。
会上,刀郎的歌曲《冲动的惩罚》,被点名批评。和这首歌一起被批评的还有《我爱人民币》、《老鼠爱大米》、《狼爱上羊》等广为传唱的网络流行歌。
杨坤的那句「让中国流行音乐倒退了15年」指的是这些歌,而非刀郎一人。
也许在那些正统学术派眼中,刀郎的有些歌确实是有点太露骨了。
3d21e73842ddf4e228e6b13c1e776610.png
他的《冲动的惩罚》表达的是「一个男人因酒后失控引发的悔恨」,歌词中有一段是「那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 胡乱的说话
只顾着自己心中压抑的想法 狂乱的表达 忘记了你当时会有怎样的反应 我错误的感觉到你也没有生气」。
可想而知,在老学究眼中,这歌词就只能用3个字来概括了「要不得、要不得」啊。
相比于北京音乐圈的抵触,港台流行音乐圈倒是对刀郎青睐有加。香港乐坛教父谭咏麟专程飞到新疆,请刀郎为他写歌。
cda750f5fca0afe274f57d081b4ea400.png
因为等不及,他先用粤语翻唱了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并将翻唱的歌曲取名《讲不出的告别》。
后来,刀郎作词作曲写出了《披着羊皮的狼》,送给了谭咏麟,这首歌被谭咏麟唱火了15年。刘德华也曾向刀郎约歌,认为刀郎歌曲里的那种简单直接的旋律更适合他们。
台湾乐坛教父罗大佑在采访中说,已经很久不听流行歌曲了。
但当主持人提到刀郎的名字时,罗大佑却说,他会听刀郎的歌,还说刀郎的嗓子就是天生唱歌的嗓子,可以把歌唱得像讲话一样,但旋律还在。
e46951e75350d87f22f88935e323b5d7.png
2005年,印尼大海啸过后,香港演艺界号召两岸三地200余名艺人发起了《爱心无国界演艺界大汇演》筹款活动。
刀郎接到邀请后,连夜创作了公益歌曲《爱是你我》。这首歌在7年后,被小沈阳夫妇唱火了,并于2012年获得了中宣部第十二届「五个一工程奖」。
这是每个领域只能有一个获奖作品的国家级奖项,而刀郎的歌曾两次获奖,另一个获奖作品是2009年,他创作的公益歌曲《一家人》。
歌火了,按理说,刀郎应该是高兴的,但一夜成名带给他的却是无尽的烦恼,因为他的生活彻底被改变了。
2f04315f364c668802c242f879f2267d.png
回归平静
刀郎曾经在采访中说,为了梦想而奋斗的过程是很美好的,但当达到目标的那一瞬间,他的第一感觉却是无趣和空虚。
再加上周围嘈杂的声音,让他无法静下心来创作。他也曾尝试关掉手机、断掉网线,不去理会外界的纷扰。
但朋友会时不时打电话来跟他说,「我今天因为你在网上跟谁谁吵了一架,他们竟然会这样说你」。
0acf7347b0a3c175a367bb7a50c93608.png
有一次,刀郎自驾前往人烟稀少的甘肃定西躲清净。但一下车,竟然在这个偏僻小城的报刊亭里,看到了报纸上一行醒目的大字:冷眼看刀郎。
刀郎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给扒光了,没有一点自己的空间。回忆2004年走红后的生活状态,他只用了一个词,「好可怕」。
大红大紫从来都不是刀郎的梦想。他只想要有间不大不小的房子,和妻子、孩子们在一起,能吃饱穿暖,在此基础上,努力做个二三线歌手就好。
6c6427ccd636796a306857692fb62766.png
很安全,有相对优渥的生活,可以做想做的事,也不用抵挡各种非议。
刀郎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但真的不希望我这个人被大家都知道。」
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始终无法融入音乐界的「士大夫阶层」。
2006年之后,刀郎开始逐渐淡出公众视野,虽然还是发行了几张专辑,但演唱会的数量肉眼可见的减少,也不再接受媒体的采访。
2010年,蛰伏了4年后的刀郎登上了《鲁豫有约》。他在节目中自曝,有一段时间,患上了「演出恐惧症」,一知道该演出了,会提前好几个月开始紧张。
7804cd13acbd463b4e4e26cee7691ec7.png
是最近,他才克服了心理上的这种恐惧。刀郎还自嘲,为上《鲁豫有约》节目,他心理建设了足足4年。
2011年,刀郎又登上了央视《文化视点》的舞台。节目中,主持人问刀郎,为什么你在最火的时候,闪了一下就消失了。
刀郎说,性格使然吧,还有就是对成功的期许太高,对成名的准备不足。
2011年至2012年间,刀郎在上海、北京、乌鲁木齐、香港、加拿大多伦多、美国旧金山等地,举行了全球巡回演唱会。
a1b1461ae62bc692f8e9eb8590b0dd89.png
演唱会的主题是《谢谢你》,同时,《谢谢你》也是刀郎为粉丝写的一首歌。多年来,是粉丝支撑他一路走了过来。
演唱会上,刀郎数次潸然落泪,「谢谢你,你搂着我的伤痛抱着我受伤的心,在迷乱尘世中从来未曾说放弃」。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巡回演唱会结束后,刀郎再次消失在了台前,这次一走就是10年。
28b625af9752e71b024934606ea03af7.png
但在接下来的10年里,刀郎并没有放弃他的音乐梦想,他只是回归了平静,安心创作。
韩红曾在一次采访中,神预言说「我相信刀郎还会火」。
果然,2023年,刀郎再次一鸣惊人。
再创奇迹
2020年8月,有网友曝光了一组刀郎近照。虽然人有点发福,但气色看上去很不错。
一个月后,刀郎推出了新专辑《弹词话本》,一如既往地没有做任何宣传。
2020年11月,刀郎又以本名罗林推出了新专辑《如是我闻》,共12曲。其作词出自鸠摩罗什译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作曲、编曲、演唱皆为罗林。
91c9ef6f3f911a267a15b16f36b22e5e.png
2021年,50岁的刀郎发行了新专辑《世间的每个人》,只是与巅峰时期比,反响寥寥。
直到2023年7月19日,「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响起,不需宣发的榜单第一又回来了。
短时间内,这首歌成了社交媒体流量增长的法宝,各种版本的翻唱层出不穷,俨然成了一场网络狂欢。
与此同时,那英、汪峰、杨坤、高晓松的社交媒体评论区也彻底沦陷了。那英的抖音号有198万粉丝,可置顶视频的留言量竟然达到了914万,其中有一大半都在骂那英。
ba48fd2a817000e5aaad8b5f02ca895c.png
有网友说「音乐本来就是大众接受就好,并不是所谓的高雅就一定有人爱的,懂吗?」还有网友说「现在是不是还是不能看销量,而要看库存?」
也有看热闹的人说「第一次来看那英的抖音号居然是为了看评论」。
8月初,网络上开始盛传一张那英在微博上回应网暴事件的图片。开头第一句是「我不善言辞,自从开微博以来没发表过什么长篇大论,这是第一次。」
861bc395821fa416a441dfe7637118dc.png
但是注意了朋友们,这篇回应文其实是那英2019年10月17日发布的,根本就不是针对此次事件。是别有用心的网友把那英几年前的回应文拉了出来,重新炒作罢了。
倒是汪峰在8月2日,录制了一支视频专门回应了对刀郎新专辑的看法。视频开头,汪峰就表示,「任何音乐,它只是音乐,而不是是非、不是道德审判。」
他声称,在记忆中,他从来没有对刀郎有过任何的偏见,自己一向对于做音乐的人不是这种态度。
034c57089d0bc83d3239a7132f7965c0.png
他还说,有一次朋友给他看了一篇网文报道,文章第一句话就说汪峰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连他毕业的院校都能搞错,后面的内容应该就不用看了。意思是,很多报道也是不真实的。
在视频中,汪峰再三强调,他从来没有看不起刀郎,还说,在他心里还没有看不起的音乐人。
汪峰说,「20年间,刀郎似乎没有做音乐之外的事情。只凭这一点,我对他就是尊重的。」
4707294b178887d88f1d3b69b4941a6e.png
关于刀郎与京圈学院派之间的恩恩怨怨,也许每个人心中自有评断,但说刀郎的新歌就是为了讽刺所谓的「四大恶人」,我觉得是有些看轻刀郎了。
乐评人邓柯表示,刀郎花了这么长时间打磨出的新作品,却被认为是在内涵谁,这对刀郎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如果刀郎是关心热度的人,那么他当年就不会退出乐坛。
南大文学院的苗怀明教授称,他更愿意将《罗刹海市》解读为刀郎对社会丑恶现象的嘲讽,不是具体针对哪个人。
作为一个古代小说研究者,我支持刀郎的这种创新,很喜欢他的歌曲。
bf19cc8253edbe565ae4e74d70021f57.png
就像《罗刹海市》结尾所唱的那样「那马户又鸟,是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看懂了歌词,也看懂了社会。
刀郎用他独特的方式激发了人们对社会现状的反思,引起了人们的共鸣,这才是这首歌爆火的真正原因。
其实,除了罗刹海市,刀郎新专辑里还有很多好听的歌。
汪峰说他最喜欢的一首是《未来的底片》,还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了这首歌的旋律和合音。我是没太听懂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听听汪峰的评析。
e5e2d789b60d61472b7bcbd8a9eae26b.png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首歌是《花妖》,歌词的大意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一个贫穷的青年和一个富家小姐相爱了,女孩的父亲棒打鸳鸯,这对情侣后来双双殉情,并约定来世再相见。
阎王被他们的爱情所感动,决定帮他们一把,让他们来世可以重逢。可阎王手底下的人,办事不靠谱,安排了好几次投胎竟然都没能让他们碰上。
这对苦命鸳鸯就这样在时光的轮回中不断错过。《花妖》中有一段歌词是
73fe28ab2628098a288a805c46cfd42c.png
「我是那年轮上流浪的眼泪,你仍然能闻到风中的胭脂味。我若是将诺言刻在那江畔上,一江水冷月光满城的汪洋。我在时间的树下等了你很久,尘凡儿缠我谤我笑我白了头」。
这哪是歌词呀,这简直就是诗好不好。如今还有谁敢说刀郎的歌难登大雅之堂?
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何沐阳曾将刀郎的创作分为了三个阶段:创作《冲动的惩罚》时,刀郎是西域浪子;创作《2002年第一场雪》时,刀郎是旅人
d785656a0f554f893a4b5d37ecda2487.png
创作《喀什葛尔的胡杨》时,刀郎是诗人。我想在这后面再加一句,如今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洗尽铅华的刀郎是个哲人。
20年前,刀郎生不逢时。彼时,华语音乐尚处于唱片工业时代,唱片公司有着自己体系、资源与标准。
行业话语权掌握在头部歌手和制作人的手里。歌迷群体处于「割裂」的状态:一部分人喜欢听接地气的音乐,另一部分人则觉得太直白的歌词「难登大雅之堂」。
2657ec530f835c2a36325d6cc8fc7ca8.png
但今天发达的互联网和成熟的网络平台,击碎了音乐人和歌迷之间的壁垒。华语乐坛的发声渠道和意见领袖都在下沉。
不同圈层受众对于「好歌」都有自己的定义,每个人也都可以更容易地发声,来支持自己喜欢的歌手。在今天这个崭新的时代,相信这次刀郎会红的长长久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联系小乌 | 加入我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aowu |Sitemap

GMT+8, 2024-5-25 05:52 , Processed in 0.07393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Copyright © 2022 脑洞乌托邦.MYSTERY STORIES TV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