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开启左侧

民国最后一位小脚女人爆出惊人真相:为何古人都痴迷「三寸金莲」?缠足、束腰、染牙,这些陋习背后竟都有难以启齿的目的…

[复制链接]
脑洞乌托邦 发表于 2023-8-22 14: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535e02b088c3462c734fdab5f32069f.jpg

三寸金莲在中华大地上甚至流行了上千年。
直到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先生在南京建立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强令男子剪掉辫子,女子停止缠足。
缠足这项陋习才终于被官方画上了句号。
可最近,一项跟缠足有关的新闻,竟然冲上了热搜:某网店销售三寸金莲缠足袜299一双。
a316244ff361258427ac258d6c69d17a.png
几年前,还有微博大V@刘平,发布过一篇题为「为缠足正名」的文章,不到2天,阅读量就突破200万。
2021年,曾有网友在百度「裹脚吧」分享自己的缠足经历,引起过舆论热议。
大清都亡了100多年了,这群人难道是脑子也让裹坏了,准备搞个缠足文艺复兴吗?裹脚为何会风靡中华大地数千年呢?
为什么古代男人都会对一双金莲小脚有莫名的冲动呢?今天我们来聊聊让人大跌眼镜的缠足背后的真相。
点击此处观看完整视频(温馨提示:中国大陆用户需要梯子才能访问)
b1a802b1d8974793a98b545d281e5cb9.png
最后的小脚
知乎专栏《洪流之下:残暴悲凉的暗黑历史》中有一篇文章,作者讲述了他缠足的太姥姥的一生。
这是我在网络上,能找到的,有关缠足的真人真事的最详尽的资料了,我索性就把作者的太姥姥称为「最后的小脚」吧。
太姥姥化名周玉梅,1911年,出生于山东莱阳,周家算是当地的大户人家,但是周玉梅的命却很苦,刚出生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
父亲续弦的二娘对周玉梅并不好,经常背着周父教训小玉梅。
552dcd100fa69fc1106341d1a0f302fa.png
5岁那年,小玉梅迎来了一生中的至暗时刻,姑姑带着几条两寸宽、三四尺长的布条,几双造型各异的鞋子,一堆棉花、一轴粗针线、和一大包药膏来到了玉梅的房间。
进屋前,周父看了一眼这些道具,说道「好好缠,让咱家玉梅做个出息的闺女!」没错,姑姑是来给玉梅缠足的。
过去缠足一般在女孩子5-8岁之间进行,年龄太小则骨骼过软,容易造成残废,年龄太大则足骨太硬,不易成形。
4c9efcae6dac06dca4648b3cb327279e.png
缠足的整个过程分为5个阶段,时长共3年。第一阶段称为「试缠」,要将除大脚趾外的其余四个脚趾向脚底内侧按压,裹上长布,用针线缝住。
第二阶段称为「试紧」,比第一阶段力度更强。
这是最难熬的阶段,费时约半年。每三天把裹脚布拆开一次,清理脚上的脓包和鸡眼,然后在重新缠裹,并且一次比一次裹得更紧一些。
第三阶段叫做「裹尖」
此阶段,脚背会逐渐高高隆起,被压弯的脚趾头会与脚底融为一体,变得又扁又平,脚型也逐渐呈现尖型。
7264f22e506dfa135e8841c7b1a78f94.png
第四阶段称为「裹瘦」,古人追求的是「骨脚」,即一双小脚上,几乎摸不到一点肉。
缠足的过程中,由于血液不循环,脚面上的皮肉往往会多次溃烂、出血、生疮,然后在结痂,脱落,最后就只剩下了骨头。
第五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被称为「裹弯」。脚后跟的骨头会变形前趋,脚背呈弓型,脚后跟与脚掌之间出现一条缝隙,这条缝隙也被称为「折腰」。
就这样,一双金莲小脚就缠出来了。
cf37fee56ce129373ea1498f72bf0a73.png
民间有俗语称「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周玉梅被裹上缠脚布的第一天,是姑姑陪她睡的。她双脚疼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哭着求姑姑说,把我的脚放开吧。
可姑姑不为所动,只低声连哄带劝说「玉梅啊,忍一忍吧!将来能否找个好婆家,全看这双脚了,你娘要是在下面知道我手软了,会恨我的!」
缠足之痛已是钻心,但更残忍的是,玉梅还要每天强忍着疼痛,下地练习走「莲步」,因为三寸金莲之上摇曳生姿的走路姿势,才最是撩人。
794ae13b5bd4ee1f21605b8ca92a15a5.png
小时候,玉梅也会感到困惑。她看着自己这双像一对被烤熟了的羊蹄子的脚,实在不知道好看在哪里。
姑姑却告诉她,脸蛋是天生的,可脚是后裹的,将来要嫁人时,婆家也是先看脚后看脸的。
缠足 VS 情欲
在旧社会,小脚被认为是女性的另一私密器官,除了自己的丈夫之外,不能被任何人观看,更不能被抚摸。
自古以来,最能引起人情欲的地方,想来都不是露在外的部位,而是被遮住的部位。
《金瓶梅》中,纨绔子弟西门庆对潘金莲的勾引,就是从捏潘金莲小脚开始的。
015968adf22b4d84c8c1e003cd278422.png
书中说西门庆看上了潘金莲,去求王婆拉皮条,王婆说「她有没有这个心思,实在不好说。
你可到我家来吃饭,我请她也来,吃饭时你可以假装把筷子掉在地下,然后俯身去捡,顺势捏一下她的小脚。
如果她发作,老身也没有办法了;如果她不言语,这事就成了。」
西门庆照此去做,结果真成了。
不仅是小说中的故事情节,晚清时期,有一大批文人墨客也是资深恋足癖。
湘中名士王先谦、叶德辉,在看书时甚至都要手握姬妾的小脚。
44af64434f7393651782abb0b69ac9fd.png
那时的人们认为,女子的足小不盈握,惹人怜爱,又由于足小,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扭扭捏捏,也会使男子浮想联翩,可以「昼间欣赏,夜间把玩」。
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不便于行动的小脚会迫使女人在走路时,绷紧两腿及盆底肌,这就相当于时时刻刻在做锻炼,有利于提高房中事的欢愉度。
清末学者辜鸿铭甚至说:「裹脚能使血液向上流,使臀部变得丰腴性感。」
明末清初文学家李渔更是在其著作《闲情偶寄》中公然声称,缠足的最高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当时男人们的奇特欲望,李渔竟然还将小脚的玩法归纳出了48种之多。
ac19f68eab4e18517e468a20a4f3b767.png
缠脚的一面是充满欲望的男人,而另一面是难以行动的女人。
脚对于人来说应当是行走的工具,可对于旧社会的女性来说,却成了她们被物化的标志。
一旦女人缠足,就意味着她丧失了大部分的行动能力,变得更好掌控,变得乖顺,变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女人行动受限,便减少了抛头露面的机会、也杜绝了发生有伤体统之事的潜在可能性,迫于生计,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附于男性。
77cafa7362d331b47c8ee1a811b4b3f7.png
回到周玉梅身上。自打开始缠足后,她的房间里就时常飘荡着一股怪味。
那是裹脚布的酸臭味儿,和擦拭伤口的草药味儿的混合,玉梅的姑姑告诉她,很多男人是最爱这个味道的,只要闻到,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
裹脚布对于女人来说也是极其私密的东西,除了自己的丈夫,不能让任何男人看到。
所以大白天,在太阳地儿里,晾晒裹脚布,是万万不可取的行为,只能在自己屋子里拉一根绳子,将裹脚布阴干。
28602724f663ffb1660dab1c81efa954.png
周玉梅的这双小脚,除了她自己和姑姑见过,第一次暴露在他人面前时,还是她的新婚之夜。
周玉梅16 岁那年,父亲去世,周家分家。
大哥带着二弟和玉梅来到了烟台生活,二娘因为没有生育过,只分得了一小部分家产,带走了小弟。
但谁也没有想到,二娘转手就将年仅13岁的周家小弟卖给了一个远房亲戚,给人家做儿子和劳动力。
eb5c9b28b8fb9a486ca195d5fcd63064.png
来到烟台后,周玉梅在大哥的牵线搭桥之下,嫁给了当地的一个富裕商户,那是「毕氏海参」毕家的二儿子,毕二。
毕二是个资深「莲控」,大婚当晚,揭下盖头后,毕二对玉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快把鞋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脚!」
裹脚布散尽,毕二捧着玉梅的一双小脚,不禁心头一颤,陶醉地说「好脚!是上品佛头莲呢!就是这味儿!」
14c8d4cb1b59ca59dfe35b4d165eec59.png
「佛头莲」一词最初出自清代方绚所著的《香莲品藻》一书,这本书也被称为女子缠足的百科全书。
至于作者方绚,除此书之外,我再没有查到他有任何其他著作,所以关于他的学识和爱好,相信就不用我多说了。
方绚将小脚分为「三贵」、「五式」、「九品」、「十八种」。所谓「佛头莲」,指的是脚背鼓起,如佛头挽髻般的脚型。
d4b23da97fcd8e10f9bfee98c83ef4c0.png
凭着这双佛头莲小脚,玉梅真的过上了少奶奶的日子,此时的她,不禁对姑姑当年的严苛感到感激。
但好景不长,婚后不久,毕二的本性就完全暴露了出来。他是个大烟鬼,平时大烟抽得太多了,把肺叶给伤了,得了痨病,也就是现代人所说的「肺结核」。
这病放在民国时期,相当于不治之症。恰逢此时,玉梅还怀孕了。
一个寒冬腊月里,玉梅分娩,生下来的是个女孩,这让毕二大加恼火,病入膏肓时日不多的毕二做梦都想要个儿子。
c13aef438c520fb34acfc74494c2ab27.png
他不顾玉梅刚生产不久,拽着她的头发,就往滚烫的炉子上按去。
幸亏,玉梅额前有厚厚的刘海遮挡,不至于伤的太重,但还是在额头上留下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疤。
毕家给女婴取名毕云芳,刚出生的几天,小云芳就被塞到了炕底下睡,任凭如何哭闹也不能被抱上炕,睡到母亲的怀里。
8219ac082fd731fcf1773c8629ff9ce0.png
这种做法也是老一辈留下的陋习。家里诞下女婴后,就要仍在床底下几天,寓意女子生下来就是低贱的,生下来就要懂得男尊女卑。
没过多久,毕二死了,毕家大哥和大嫂,觉得玉梅和她的女娃娃毕云芳是个累赘,于是又给玉梅说了门亲事,让她改嫁了,说白了就是将玉梅赶出了毕家。
说到这儿,可能很多人都会好奇,缠足这项变态的陋习,究竟是谁发明的呢?
b6b8679e94788d54c29f6a105d242ef9.png
缠足VS 权贵
关于缠足的起源,一直以来都众说纷纭,有人说始于隋朝,有人说始于唐朝,甚至还有人说,早在殷商时期,王公贵族就开始缠足了。
传说,商纣的爱妃妲己是狐狸变的,但是脚没有变好,就用布裹了起来,由于妲己受宠,宫中女子便纷纷学她,把脚包了起来。
当然了,这只是神话传说。最新的考古资料显示,五代以前,缠足并不流行,湖南西汉古墓马王堆出土的千年不腐女尸辛追夫人是没有缠过脚的天足。
63e02a51d033fcdbf33d83ec44107600.png
五代著名画家顾闳中的作品《韩熙载夜宴图》中的侍女也都是天足。
根据一些野史的记载,缠足得以流行,跟南唐后主李煜脱不了关系。
《道山新闻》记载,李后主十分喜欢看爱妃窅娘将脚缠呈新月状,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的样子。
上有所好,下必仿之。通过缠足,窅娘的体态更加轻盈,如弱柳扶风,为了争宠,后妃们竞相模仿,缠足便在皇宫内流行起来。
45727b351729f9970e557c5709b6bdcc.png
后来,又被贵族士大夫阶层的家眷们模仿,到了宋朝,缠足已蔓延至普通阶层。
宋代大文豪苏轼、辛弃疾都写下过关于缠足的篇章。
苏轼的《菩萨蛮.咏足》》就是专门为咏缠足而写的,上篇描绘小脚歌妓轻盈纤妙的步态,下篇则突出了小脚给女人带来的痛苦。
辛弃疾,也曾作词说:「淡黄弓样鞋儿小,腰肢只怕风吹倒。」
宋代缠足的尺寸还没有达到三寸金莲的程度,主要集中在四到五寸之间,但以小脚为美风气,已然渗透到了万千百姓心中。
6d0e4e522dddbcb6827959b016bef28f.png
到了元代,蒙古铁骑入主中原后,原本不缠足的蒙古人,对汉人的缠足习惯不但不反对,还持赞赏态度,使得缠足之风继续发展。
元代词曲杂剧也对纤小美足吹捧至极。
明朝之后,缠足之风逐渐进入鼎盛时期,王鸿渐《西楼乐府》中的一句「狸红软鞋三寸整」,表明当时缠足已经要缠到3寸了。
男女到了适婚年纪,媒人上门说亲,考量男方条件好不好的首要标准是家境和前途,而对女性的衡量指标则是三寸金莲的美观程度。
0c0f304229946ebc233694dd3e33dc33.png
靠着一双脚,鲤鱼跃龙门,嫁入豪门成为阔太,成了无数女性梦寐以求的事。
缠足已然成了女子婚配的通行证,也是桎梏女性的枷锁。
就连明太祖朱元璋的马皇后也曾因为一双天足,沦为民众的笑柄,人们用「露马脚」用来讽刺马皇后的大脚。
到了清朝,清兵入关后,满人对汉族男子下达了 「留头不留发」的剃头令,强迫男性剃掉前面的头发;对女子下达的则是禁止缠足令。
e92bc8838babc7cf4f83281cefd8b7ec.png
不过不要以为清政府实施这些法令,是出于解放女性的好心,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要在文化和心理上彻底征服中原人士。
但这些法令反而激起了汉人的民族感情,对异族统治者的抵触情绪更加强烈,清政府不得不做一些让步。
康熙七年,禁止缠足令被解除,民间女子恢复缠足,此后,缠足习俗发展至巅峰。
其实不少清朝皇帝本身就是重度「莲控」,最有名的便是咸丰皇帝了,他养有4位缠足的宠妃。
25585e25c641a6a2d30b897f31aa4d31.png
但早在顺治元年,孝庄太后就曾发布上谕,禁止缠足汉人女子进宫,违者斩杀。
碍于祖制,咸丰皇帝不能将缠足的妃子接进宫,于是,就想了一个「擦边球」办法:把她们养在行宫圆明园。
据史料记载,咸丰皇帝每年驻园长达十个月之久,宠爱缠足妃子是一个重要原因。
清朝缠足风气之盛行,不仅毒害女人,甚至残害男人。
清代诗人袁枚在他的《随园笔记》中就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云南缅谷一对夫妇,生下男婴后,为了好养活,给孩子穿耳缠足,这个孩子直到考中了秀才,才扔了耳环和裹脚布。
31ad4a98526810449852271b1ba19385.png
另外,根据《清代声色志》的记载,清朝是不允许男女演员同台唱戏的,有些男演员为了更好地演好旦角,就开始自觉地缠足。
当然了,不管在哪个朝代,缠足的人绝大多数还是妇女。
晚晴时期,甲午战争战败后,维新派人士康有为和梁启超将缠足上升到了国运和民族兴衰上。
他们一边喊出「女足不驰,中国必不强,人才必不盛」的口号,一边倡导「戒缠足」运动,对妇女进行反缠足劝说,康有为还首当其冲,不给女儿缠足。
3ad4fddde4bd9da0e756bb14aacb67ad.png
1896年,康有为在给清光绪帝的奏折中说:「最骇笑取辱者,莫如妇女裹足一事。臣窃深耻之。」
一时之间,全国各大城市相继成立「天足会」,反对三寸金莲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以前,女人足之大小取决于男人的好恶,如今则被认为攸关文化兴衰和国家命运。
似乎千年以来,这双脚的「缠」与「放」都不是女人自己能决定的。
1912年,清朝灭亡之际,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发布《通饬各省劝禁缠足文》,反缠足运动更加轰轰烈烈地在全国展开。
6636f706bae9e03c90e107d46bdd4f1a.png
但千年的封建礼教岂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再加上小脚与男子的「私密之乐」有密切的关系,缠足禁令实施起来颇有难度。
根据劝文,县级以上地方政府需要每月上缴一定数额的旧裹脚布,作为考核该地放足绩效的依据。
结果,许多政府官员为了应付上级的命令,便从坊间购买全新的裹脚布,跟缠足妇女「以新换旧」,勉强交差。
cc9a25c89843de1a54840d5ab5b85dc9.png
到了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再次发布《禁止妇女缠足条例》,规定未满十五岁之幼女,已缠者立即解放,未缠者不许再缠,违者罚以一元以上、五元以下之罚金。
三十岁以上妇女,劝令解放,但不加强制。
至此,「反缠足」被写入了法律条文之中,成为了由政府强制推行的官方运动,这项陋习才逐渐从大城市消失,并慢慢影响到偏远乡村地区。
然而,对于已缠足的妇女来说,劝令放足,又何尝不是对她们的二次伤害。
50c1d5529a5d2efce1960bd23e7039f1.png
放足亦痛
由于长期缠足,周玉梅的小腿肌肉早已萎缩,以前,她过的是少奶奶的日子,被人伺候着,可改嫁之后,她不得不里外劳作。
买菜、做饭、收拾家务是她的日常,然而,踩着一双小脚,她连一口锅都端不稳。
周玉梅的第二任丈夫名叫王春洋,贫农家里出来的读书人,在烟台做教书先生。
王春洋待周玉梅娘俩不薄,对毕云芳更是当亲闺女看待,婚后没多久,接受过新思想教育的王春洋便劝周玉梅「放足」。
1d5aeebded2457d3db7650273815bf38.png
解放双脚当然是周玉梅乐意做的事情,只是她从未想过「放足」竟也是一种折磨。
她的双脚因为常年被裹脚布紧紧缠着,肉变得十分柔软,猛然放足后,脚心疼痛难忍,走路摇摇晃晃,无法保持平衡。
接着便是发炎和肿胀,甚至引起了高烧,后来,周玉梅才知道,放脚不能一蹴而就,得慢慢来,期间要不断地用药水泡。
就这样,周玉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终于解放了双脚,虽然脚面变宽了,干瘪的脚趾也变得圆实了,但骨头的畸形再也无法恢复原样了。
d8b916417b33536bf60cd49daba8c5b0.png
日子一天天过去,除了收拾家务,周玉梅还会利用闲暇时间做些针线活,补贴家用。
她本以为可以和王春洋把这安乐的日子长长久久地过下去,可厄运再一次降临在了她身上。
1938 年,日寇打了进来,烟台全城沦陷,日军在这里建立了烟台公署,大肆搜捕地下党员和抗日人员。
王春洋变得早出晚归,神色不宁,周玉梅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直到有一天,王春洋没有回家,周玉梅四处打听,也没得到任何消息。
dc4510b3ca445651cd7079b41192c23b.png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消失了数年的周玉梅的二哥突然找来了周玉梅家,神色慌张地对她说「玉梅,快带着孩子跟我走!王春洋是地下党,已经被小日本抓了。别牵扯到你身上!」
这话就犹如晴天霹雳,还没等周玉梅反应过来,她就被二哥强拽着收拾了东西,二哥把周玉梅娘俩送到了烟台附近的海岛,「崆峒岛」上,那里人烟稀少,不易被日寇发现。
周玉梅母女俩过起了隐姓埋名的农家生活,在这期间,二哥来看过她几次,给她送了一些钱。
d4bde25b261582910f1e3706311b8257.png
但每当玉梅问起二哥平时是靠什么生活,又是怎么得知王春洋被捕的消息时,二哥总是闭口不答。
不久后,周玉梅又从二哥那里得知了一个噩耗:王春洋已经被日寇处决了。
烟台大马路上的一个饭店被日军占领了,那里陈列了很多大玻璃缸子,里面全是抗日分子的首级,有一个很像王春洋。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烟台的日军侵略者被赶走,二哥也来「崆峒岛」把周玉梅母女接回了烟台。
cabb8dea1e788976a3162935f7fdc71b.png
不过,这次见面,二哥是跟周玉梅道别的,他说他要去青岛了,这一去可能是很久,他已经把周玉梅母女托付给了他烟台的一个朋友李一。
这一年周玉梅已经34岁了,女儿毕云芳 15 岁。
二哥的朋友李一,在烟台的一家洋行里做文员,几年前老婆死了,也没有孩子,家里房子够大,周玉梅母女也能住的下。
后来周玉梅才知道,多年前二哥就加入了国民党,49年之后,跟随蒋介石到了台湾。
3cba344f7f9e7315fab3ced3ff20259e.png
虽说周玉梅在「崆峒岛」上蹉跎了好几年,但30多岁容貌依旧姣好,一来二去,她跟叫李一便日久生情,好到了一块。
可谁也没想到,接受过高等教育,还送毕云芳去上学的李一竟然是个「小脚迷」,同居后没多久,他就开始求着玉梅再次缠足。
甚至不知道从哪儿淘到了两双包着金边镶嵌珍珠的小脚鞋,盼着玉梅能再次穿上。
为了讨好新丈夫,周玉梅选择再次缠足,她买来了白麻布,剪成了长条,强忍着疼痛,又经历了一遍儿时的噩梦。
4a6404868ff93b06b30128fcc31b24fe.png
本以为这样的付出能换来真心,却不料李一竟然把淫邪的目光落在了玉梅的女儿毕云芳身上。
李一想让毕云芳也缠足,气得毕云芳二话不说,直接离家出走了,周玉梅哭着找了女儿好几天,才从女儿的同班同学家,把她找了回来。
见到母亲时,女儿斩钉截铁的说「妈妈啊,现在是新社会了!谁还以小脚为美了?!我们学习班的教员说了,缠足是封建社会对女子的束缚与压迫!
886fb70605758feab6f5dde14783c811.png
不但我不能缠,你也不应该再缠足!现在男女平等了,女子要工作,要有安身立命的本事,才不用再被欺压!」
女儿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周玉梅回顾自己的前半生,一直依附于男人而活,最终却落得个女儿都差点保不住的下场。
她暗下决心,以后的日子要靠自己!此后两年里,她带着女儿毕云芳一起织花边,又学了缝纫,通宵达旦把眼睛都熬坏了,就是想快点攒钱搬走。
9241b3e37823a9333d08832f23461c9b.png
两年后的一天,周玉梅趁李一上班时,悄悄地带着女儿云芳搬家了,踏出门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仿佛获得了新生。
1987年,台湾开放两岸探亲。1989年,78 岁的周玉梅终于在有生之年见到了海峡对岸的二哥。
在接二哥回烟台之前,周玉梅还辗转联系到了小弟,那时周家大哥已经死了,兄妹三人在机场抱头痛哭。
1992 年,81 岁的周玉梅寿终正寝。
6357aef6094159190308a6390b3d93b4.png
1999年11月,中国最后一座专为缠足妇女制鞋的哈尔滨「志强」莲鞋厂,停止了运转。
90年代之前,「志强」莲鞋厂每年的销售还能勉强达到300双左右,90年代之后,库存逐渐堆积成了一座座小山。
莲鞋买主的年纪大都超过了80岁,人数也在逐年减少。
鞋厂索性将最后一批没卖出去的莲鞋,捐给了黑龙江省民族博物馆。
位于云南通海县的六一村,被称为是「中国最后一个小脚女人部落」,这里曾经生活着300多位「三寸金莲」。
a3bb8815c46ce40c4b48bdb0266d0b42.png
由于地理位置闭塞,这里的不少老人都曾经在「天足」运动呼声最高的时候,还在缠足,也无意中使这里成为了「缠足」这种畸形文化的最后堡垒。
如今,六一村的小脚老人已不足20位,且年龄都在90岁左右,这些耄耋老人也成了千年悲凉历史的最后缩影。
不止是中国,其实放眼全世界,不少民族都曾有过扭曲的审美观。
b3feabfeeda3ab113f37c126d2c18b94.png
是美,还是鬼?
19世纪,「细腰风」曾席卷整个欧洲。当时,无数欧洲女性为了使自己的腰细一点,再细一点,不惜穿戴用鲸骨、钢丝、藤条等材料制作的紧身束腰衣服。
肋骨断裂、脊柱变形、内脏移位、甚至束腰致死的案例频频发生,但这依然阻挡不了当时欧洲女性对病态细腰的追求。
因为细腰不仅被认为是美的象征,更被认为代表着社会地位的高低,腰越细,身份就越尊贵,相传,束腰最早起源于宫廷。
752b2d2d0ba9811bf5c8176f3089e16a.png
野史说是法国的一位女王偷情怀孕了,为掩人耳目便将自己逐渐隆起的肚子用腰带捆绑,结果发现这竟有托高乳房的作用。
再搭配时兴的低胸衣服,显得格外性感,上行下效,束腰就这样成了一种潮流。
比欧洲束腰更让人吃惊的是,非洲埃塞俄比亚摩尔西族少女的唇盘。
这个部落的女孩,长到十岁左右时,就会把下唇割开,并在其中放入一个小圆盘,随着年龄的增长,圆盘会越放越大,直到女孩们出嫁。
6f5c80e2fa66fa0c546ff0f28183daf5.png
这里的人们以唇部畸形为美,没有唇盘或唇盘很小的女人,是很难嫁的出去。
不过,最初唇盘的诞生,完全是为了让当地女性毁容,以降低其吸引力的。
这样一来,当摩尔西族与其他部落交战时,男人们就不用担心自家婆娘被人抢走了,讽刺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毁容的行为竟然被当成了一种独特的美。
比起束腰和唇盘,日本曾经风靡一时的「黑牙」绝对是最让人瞠目结舌的审美标准。
99dfe977cd659ce21e280ae6cf1db367.png
据史料记载,1000多年前的日本平安时代,染牙的风俗从日本上层社会流行开来,人们会用铁屑和五倍子将牙齿染成黑色。
具体做法是将烧热的铁屑浸泡在浓茶或淘米水中,再加入醋或者酒,以增添染色剂的光泽。
为了加强染料附着在牙齿上的能力,有时还会混入五倍子粉末。
「黑牙」得以流行的确切原因,早已无从考证。有学者认为,黑牙起到了丑化女性外貌,以避免强奸的作用。
414cb66c8bf8a45c7e6e3806f3cbfaea.png
也有其他学者认为,黑牙其实是为了弥补当年盛行的白脸妆的缺陷,因为将脸漆白会在视觉上使牙齿显得更黄,所以人们索性直接将牙齿涂黑。
日本平安时代的长篇小说《源氏物语》中就形容到,女主角紫姬拔眉染牙后「更美了」,当时的日本贵族女子人人染牙。
可这么做,半夜照镜子的时候,确定不会被自己吓到原地升天吗?是美还是鬼,真是让人傻傻分不清啊。
8d850653cd1d810c8a27834d8ac27a67.png
说到这儿,相信不少人会感到庆幸,好在那个束腰、缠足、染黑牙的年代已经成为历史了。
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么接下来我要讲的几则新闻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原来直到今天,这些文化糟粕,依然有一批忠实的拥护者。
死灰复燃
1937年出生于美国的凯西.琼尼Cathie Jung,今天已经86岁了。
她曾经拿下过「世界最细腰围」的吉尼斯记录。身高1米68的凯茜,最瘦的时候,腰围只有一个大号啤酒杯的粗细。
腰臀比例低到仅为0.48,要知道一般腰臀比例达到0.7,已经算非常苗条了,芭比娃娃腰臀比才只有0.54。
681916b2d4a1b1e1506908ea887cbd4b.png
Cathie坚持穿束腰几十年,只因为她的丈夫鲍勃Bob是个「细腰迷」。
可笑的是Bob还是一位外科医生,他表示,束腰内衣并没有影响Cathie的健康,只有最下面两根肋骨会受到轻微的影响,腹腔里的器官都有移动性,问题不大。
无独有偶,不知从何时起,国内互联网上悄然出现了一批想要复兴缠足的人。
他们聚集在一个名为「裹脚吧」的论坛中,展示裹小脚的成果,交流裹小脚的心得。
da87ca179f711e9368e5429d8d1938cf.png
有人贴出自己女友的脚丫,询问吧友,这双脚要裹多久,才能成为5寸小脚。
还有13岁的少女,说自己喜欢裹脚,但不知该怎么裹,有会的请私信。
早在2017年6月26日,就有一位名为刘平的微博大V,发布了一篇题为「为缠足正名」的文章,引起过热议。
文中,刘平称,裹小脚并非主流观点认为的「对女性的摧残」,反而是保护了女性,让她们远离重体力劳动。
3041885b798004779a787e031d59727b.png
不过,这篇文章很快就因投诉过多而被平台下架了。
今年4月12日,「网店售三寸金莲缠足袜299元一双」的词条,冲上了热搜,点开新闻一看,原来是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有不少店家兜售缠足用品。缠足专用袜,299元/双。
三寸金莲绣花鞋,价格从200多到1580,问题是,这些东西竟然想要的人还不少。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又或者是道德沦丧和人性扭曲的双向奔赴?
B站上有位up主混进了一个缠足群,看到群里有人歌颂小脚的美好,有人称赞缠足是「振兴传统文化」、「还原女性之美」,甚至还有人为缠足写了一本书。
a85e6e62a54342291a98e3e28edf08e9.png
说三寸金莲是把人性的阴暗邪恶转化为「善」、「美」、「德」的工具,要重新肯定缠足裹脚的普世价值,再次复兴三寸金莲的高雅辉煌。
三寸金莲是精华之极,缠足是把脚的功能从走路步行、奔跑跳跃的初级阶段,进化为风花雪月、调情工具的高级阶段。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金莲主导型社会必将人口生产力强大、人丁兴旺…
4e1b90843c787bf8a17c91bfd5fcfd5d.png
我就想问写书的这哥们儿一句,大清都亡了100多年了,您的辫子是忘剪了吗?现代社会依然推崇缠足的无外乎两类人,一是自己喜欢,二是为了满足伴侣。
你可以说缠不缠足是你的自由,你的身体你确实有自行处置的权利,但请不要把个人的缠足行为上升到「传统文化」的高度,因为这样的「传统文化」我们不需要振兴。
7e292a789c60e3a4b9eac6abe91ddf90.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联系小乌 | 加入我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aowu |Sitemap

GMT+8, 2024-6-18 01:54 , Processed in 0.07970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Copyright © 2022 脑洞乌托邦.MYSTERY STORIES TV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